深夜释放负能量

昨天签北邮保送协议的时候,我真的觉得把灵魂出卖了,我颤抖的写下自己的名字,内心里面,已经麻木的没感觉了。第一次有种〖被ex坑到的感觉〗。当然,我也不能这么说,是我自己没有经受住考验,也是我自己选择的这条路。

从现在开始,也许我的人生轨迹就『注定』了吧。又是注定,我讨厌这个词,但我必须接受它。

我很讨厌我自己,讨厌自己的软弱,讨厌自己的无力,讨厌自己的无所谓,讨厌自己的从容,但没有办法,我还是这样,从未改变。

小学的时候,就觉得,自己和别人不一样,当然,这不是自负,只是一种解释吧,我不懂为什么都得欺负我,我不懂,为什么偏偏我的性格是这么随和软弱。于是一切构成了一个循环,欺负,忍耐,再欺负。犹记得小学的时候从来没和别人打过,打我我也从不还手,无所谓,反正也就那样吧。

还好,我到了大一点的地方读书,可以逃离那些,我惹不起的人。

初中的时候,一开始就做错了一个决定,导致同学们笑了我三年。我也无可奈何,谁都有不懂事的时候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觉得别人看我总是异样的,是啊,看不起我。有一次英语考了118,和班上一个女同学并列年级第一,老师把卷子挂在墙上,我记得她说〖想不到我的竟然和你的在一起〗。自然,我也是没什么话可说的,习惯就好,习惯就好。但我相信自己的能力,一直都坚定不移的相信,相信我可以做得到,相信我能行的。

毫无疑问,初中搞信息奥赛的时候,是我最开心的日子,那段时间,感觉是最美妙的,有新的东西可以学,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展示,我和Tim,Bill等交好了朋友,他们影响的我,也改变了我。但我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个问题,我和他们相比,我缺一样东西。

是的,我缺一样东西,我的世界缺少激情,我可以做好一件事,但只能做的马马虎虎,不能做的很好,我不能拥有别人那样的冲劲和干净,只是慢吞吞的,自然而然的来。奥赛是这样,学习也是这样,游戏也是如此。我玩一个游戏,根本没任何太多的感觉,只是觉得还可以,差不多,最多半小时,就没有兴趣了。甚至在某些方面,我都发现自己是有点冷淡的。

我知道自己这样,但我无能为力。初中,我一个女同桌问我,为什么我每天没怎么学习就可以把学习搞好。我不知道,因为我没有他们那种干劲,我不会做课外资料,不会耐心的做好作业,所以成绩只能是这样,不能做到最好。最后,压线进了市重点的重点班,没有怎么发力,也还是侥幸。

我很希望换一个新的环境,因为这样我就不会面对一个乱糟糟的环境,上了高中,我发现我是错的。

高中无疑是好的,虽然忙,但没那么空虚,我也遇到了新的人,新的事,也还是一样的,不能使劲,不能努力,只能还是那样,马马虎虎的去学。我也遇到了很多人,对,他们人都不错,可是,直到最后才发现,原来还是没有改变,我还是被看不起的那一个。

高一的时候,初赛被刷下来了,然后耽误了一年,高二的时候,前一段时间没搞奥赛,后来初赛考完了,我一直在想,如果这次没搞上,以后就再不搞奥赛了。这个选择无疑是艰难的,Tim去了另外一个学校,培养的很不错,而我呢?放弃了自己不想放弃的东西,苟且。我不信神,但我相信冥冥中有注定。在复赛开始前2个星期,信息老师告诉我过了。没办法,看不起我也没办法,谁叫我没有实力呢?那2个星期,我学了很多,很疯,但是依然不能用尽全力,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就是这样。我恨我自己,我讨厌我自己。结果出来了,没搞上,也是必然的。

之后就算是固定搞奥赛了,虽然很渣,掉了很多,老师不支持,但我还是坚持着。但我还是那样,无论什么,都无法用力。

终于,高三来了,在高三开始之前的补课期间,成功的和大多数朋友闹翻了,这事谁都没错,一切的都发生的太巧合了。从那时起,我知道,我是孤独的,没人理解我,他们都看不起我。看不起就看不起吧。我只想快点拿到保送,然后离开这见鬼的地方。

很幸运的,拿到了保送的资格,很幸运的,遇到了ex,一个我认为,值得我付出一生的人。

我本来是想去浙大的,但ex在北京,而我没报其他的学校的保送,浙大和清华时间冲突了,我选的清华,哪怕我知道我考不上。是的,清华挂了,清华结果出来刚好快一个月的时候,ex把我甩了。

然后戏剧性的,我保到了北邮,ex的学校。这个时候,我可以嘲笑我自己了,一个看不起的学校的一个看不起的专业,真令人讽刺啊。我没办法,我只能接受,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懦弱的人。

我讨厌我自己,讨厌我的懦弱,讨厌我的无能,讨厌我的无力,讨厌我的习惯了,我恨我自己,什么都不能下决心,我恨我自己,为什么这么让人讨厌。

我不相信我只有北邮这样的水平,可我无可奈何,搞奥赛前,虽然没怎么学习,基本上还是能稳在前30的,搞奥赛后,下滑的很厉害,甚至有几次年级120多,但我相信自己,虽然我无法拼,但我相信自己不是这样的水平。停课了三个月,回来,第一次考了60几,第二次考了50几,我相信我还有更大的空间,只是,我没有机会了。

我觉得很悲哀,真的很悲哀。感觉我的人生就是一场循环,一场反复被讨厌,反复的习惯,反复的无可奈何的循环。我又能说什么呢?

习惯了无所作为,习惯了碌碌,习惯了差不多,习惯了无所谓,习惯了自己的习惯。

也许,我得找个方向吧。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