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工日记(二)

2013年6月8日

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,但是和我关系不是很大,早上还是照常的七点半起床准备上班,在网上看到对于数学的考试都是一片呼天抢地,据说比去年难很多,但我也只是看了一下,没有什么在意的,除了对几个人的祝愿。

想起来自己还是英语课代表,同时第一天考试的时候就忘记叫老师传达一下我的祝福,在上班的路上给杜老师发了一条短信,祝下午参加英语考试的同学加油,杜老师告诉我明天要举行毕业仪式,我其实也是很想去的,但无奈自己还得打工,而且回去再过来的话一是麻烦,二是一去一来的路费就够我四天的工作的,只有作罢。但是和同事聊天还是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去一下,否则就没啥意义了。

和何店长说了一下,店长倒也没这么说,只是觉得有点无奈,因为明天就要走了,而且店子里算得上战斗力的只剩下一个半了,但他还是叫我和张经理说一下,去大世界那边的门面,和张总不在,和亚亚聊了一会,她觉得很可惜很快,毕竟还没干到一个月,还没一个月…………

办手续的时候也是一波三折,早上开晨会的时候,老张表扬了我,当然也没啥说的,还说叫我在接下来的时间继续给公司做利润,所以我给老张打电话的时候也是很无奈,早上那个时候还在想应该还能呆几天的,结果现在就得走……

手续办好了,把欠下的房租水电交了,和同事寒暄了几句,顺便给徒弟讲了最后一点,自己收拾好行李就准备向火车站去了。前一天是高考的第一天,早上还在下雨,下午却在放晴,而且很蓝很蓝,云很少,配合靠近黄昏后的天气是再好不过了,但是今天不一样,天灰蒙蒙的,风很大,似乎快要下雨了。但是从火车往宜昌开的时候,天却渐渐的好起来,太阳也很舒服,在我家的方向。

其实我是不想回去的,因为对我来说,班上真正重要的也就那么几个,其他人都是若有若无的,见了还不如不见,而且在这边也算是刚刚起步,离不开放不下的理由也很多,但是我也还是选择了回去,虽然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意义。

在火车上的时候,只收到了冰鉴发来的一条短信,想了想,也是刚刚考完吧,总觉得时间过得的很快,一下子就高考了,然后一下子高考就考完了,我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看见在门口翘首以盼等学生的家长的时候,觉得这一幕是应该出现在我身上的,但是又和我离的太远,说不上什么吧,只是觉得,我快要离开武汉了,我也快要离开湖北了。

最近在听好妹妹的《一个人的北京》,感触很深,正如同我现在在武汉一样,唯一关系近点的也只有兔兔,但也没那么过于重要,"许多人来来去去,相聚又别理",我也认识了一些朋友,我也说了很多句再见,但是什么时候再见呢?

其实上班对于我来说,也只不过是玩玩而已,既然是玩,就要玩的愉快,玩的开心,学到的也很多,知道了很多硬件的详细信息,知道了与客户沟通的技巧,知道了什么时候该让,什么时候该争,所以我从来不和同事抢客人。但是还是接触到了一点点社会的无奈。不过我也没怎么被欺负,至少在很大程度上,我还是深受照顾的。唯一遗憾的是,自己当初定下的目标还没完成,组一台E3平台的电脑,组一台ITX机箱。

我写这种一二三四五文总是喜欢烂尾,所以每次都是越写越短,因为前面思考的太多,反而后面不知道怎么去下笔了。从二月份停课,知道了Tim搬去了成都开始,他就没有一次主动找我,我也不敢去找他,对于我,无非是砸出一滩无法克制的回忆,而ex的微博又开始更新了,似乎又恢复了单身,但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只不过是他的黑历史的一部分(微博语),只是以后恰好可以在学校里面碰见罢了。给兔兔发了短信,他却还在上班不能送我,其实自己只是想见一面,因为再见,可能就是明年了。我是四月一号来武汉学CCNA的,五月十四号考的CCNA,今天恰好拿到了从美国寄来的CCNA证书,心理却没有太多激动,只是觉得一开始的计划完成了,但是其他的很多很多却被打乱了,有些是自己犯的错,有些是无奈,有些是无语泪流。

走了,也该走了,就像我那个时候写的,我不属于这里,也不属于目的地。

Table of Cont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