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月去武汉的前前后后(前篇)

3.15

上午大概七点多就起来了,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(已经成为了我的日常),起来的时候,已经是八点半了。爸爸去开会了,妈妈去单位上帮我拿她新买的衣服。我开了电脑,看了一下群,发现了啵啵以前上传的《明月千里寄相思》,再想起前一天晚上看到的东西,不由地感触很深。本来想乘着家里没人,再把这首歌录一下的,结果刚刚录了一句,就听见有人在敲门

一开门,原来是爸爸叫幺爹来送我去车站。

无可奈何,只得早点走。

火车是十点二十开的,但我九点就到了,一个人坐在那里,继续看路遥的《你怎么也想不到》。看着看着,突然发现,我斜对面,坐的是Nancy。

其实单纯的写日记的话,这里我只会一笔带过,但我觉得大概可以借这个机会,把我高中的经历屡一下。我看见了她,想必她也看见了我,只是我不想打招呼,我也没必要打招呼。她大概也是这么认为的吧。其实以前关系算是最好的吧,只是有些事情发生的太令人不堪回首,我没做错,他们也没做错,或者说我们都做错了。为了自尊,为了保全自己,大概别人就不那么重要吧。她也许会这么想。

不管她的,自己就当是没看到好了。自己继续看书,从上次在北京看的开始,很快就看完了。看完了之后准备继续看《人生》,可稍微有点看不进去。

过了一会,看见刘伟锋了,打了一个招呼,就跑过来玩我手机。聊了一会儿,算是一个现在的生活吧。因为都是搞奥赛的,所以也比较熟悉。因为在几个搞奥赛的里面,算是和他关系最好,那2个总是看不起我让我不爽,另外2个,又没有太多的交集,所以还只是认识。

上车还是很顺利的,意料之中,前面坐着姚翔,但意料之外就是前面还坐着贝利,后面坐着向一淙。这算是小学同学再回首吧,我也只能苦笑。本来以为可以说些什么的,但也还是那样,都变了。姚翔和贝利坐一起,但没怎么说话,向一淙和他的同学坐一起,聊的很开心,我呢?一个人坐着。其实我也无所谓的,只是有点尴尬而已。我就打开笔记本,继续回顾天元突破,刚好上次看到kamina死的前一集,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。于是我看完了kamina的死,nia的出现,一起simon的雄起。我也跟着燃了,还有一种想要泪目的冲动。

下车的时候,姚翔的母上硬要拉我吃饭,我回绝了。一个人走出车站,运气很好,一辆空车停在我面前,没怎么挤(主要是别人在挤),就上去了,还找了2楼最前面第二排的位置。我前面坐的也是夷陵的,不算巧。

颠簸了一会,很快就到了(40min),比我想象的快多了。找酒店不是很难,但是一进房间,着实把我吓了一跳,因为实在是太大了!

不得不说帮忙订房间的很坑,这么豪华的配置当然价格也是豪华的(278!一晚),而且搞不懂单人间为什么是双人间的配置(炮房!绝对是炮房!)。

收拾好东西之后,就准备吃饭了,这个时候已经是三点了。出去去了一个维吾尔族餐馆吃了孜然牛肉盖饭(没吃到孜然),打印了准考证,就去华科找考场了。

这一段经历真坑爹,首先是官网上说了门牌号,但我随着Google地图一直带到体育馆-_-。万不得已,路上找一个大学生问路。大学生推着单车很热情,帮我比划了半天,然后说要不他送我去。(>﹏<)这可真是……反正就上了别人单车后面了。

那个人还蛮好的,而且惊讶的发现也是搞OI的,而且也是保送到华科的……所以可以聊的更多了。反正聊了很久,感觉也挺不错的。只是在最后时刻,也没勇气要个联系方式什么的。

之后回去玩了几盘lol,就等兔兔酱过来了。

兔兔酱是我在我的群里认识的。关系也就马马虎虎吧,不过刚好到武汉考试,也就想出来玩玩了。因为自己还是比较喜欢遇到新的人的,上次在北京,也和圣锅玩的不错。遇到不同的人,也是一种不同的体验吧。

我和兔兔是在光谷见面的,见面的事情很坑爹,我就不写了。之后在光谷吃(pai)饭(dui),是兔兔请的我日本寿司。自己以前就一直想吃回转寿司,但一直没有机会(没有钱),就一直搁那儿了,但是,吃了之后才发现,根本没想象的那么好吃……(也许是因为旅途的原因),总之,吃的有种反胃的感觉,不过为了礼貌还是把所有的都吃完了,π_π,而且还吃了三分之一的腌制三文鱼(貌似),要知道我从来不吃腌制品+熏制品的,也算是努力了。

不过兔兔酱到是厉害啊!虽然说不吃辣的,但是似乎芥末不包含在其中,我虽然很喜欢吃辣的,但芥末也不包含在其中,(>﹏<),反正看他大口大口的吃着芥末扮面,忍不住想赞叹!

忘了说了,在群里,兔兔的样子一直都是一个喜欢晒妹的正太(呃,晒妹?),虽然看上去20,但实际已经25了,开始的一脸痘痘和把头罩着+制服,就已经很喜感了(其实心理默默的打了差评),不过人还是很不错的,(>﹏<)而且他还蛮喜欢卖萌,抵抗不了!

吃完饭,就去我哪儿睡了,因为他住汉口那儿,免得麻烦。一回去,他就做他们的最大公约数函数(隐语)的作业,形式注意真猖獗!然后,就吐了,因为我们刚好吃了100,所以他调侃一下子吐了50,-_-,嘛嘛,肠胃不好真难受。之后呢,他玩了一会儿英雄无敌,我就去洗澡了。

之后的事情有点毁三观,在确保不认识我,或者发誓绝对不会降低我的好感度的情况下,那就继续吧。
我们睡在一张床上,虽然床很大,大概有2m吧,最开始的距离,我伸手都摸不到他(中间插3个人没问题的)。开始呢,聊了一些事,算是启迪很深吧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但是确实很影响了我。

之后就睡了,在快要睡着的时候,突然他贴了过来,好吧,做梦或者睡相不好很正常,初中Bill就有一次把我挤下去了,我忍……但是,接触的面积越来越大……ππ,没关系,反正不会怎么样。但是,他突然抱了起来……喂喂,做梦也不能这样啊!!!--我很纠结……然后,听见他偷笑了一下……
 〖你原来没睡啊!〗
  〖你搞得我睡不着,我也要搞得你睡不着!〗兔兔如此说……

我发誓,我绝对没有干些什么,真的!

(以下省去若干字)
晚上,反正他有点打鼾,再加上袭击了3次,我反正迷迷糊糊的一晚没睡……而群里面那群无节操的……(>﹏<)

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(大概)

Table of Contents